首页 > 集团新闻 > 详情
17 2009-09

千金易得,一门难求

浏览:5105

从院子门脸,看中国建筑文化

运河岸上的院子实景

    门庭赫奕、朱门绣户、书香门第、门当户对……在中国数千年的建筑文化中,门不仅是作为建筑的出入口,更是阶级地位和财富等级象征。从皇宫王府到富贵大家,“门”在宅邸建造的过程中,被摆在首要位置。在中国建筑中,“门”是一个体系,构成“门”的各种要素,都被附上代表主人地位、喜好的象征性符号,斥巨资请名匠,精雕细琢。

中国人的理想 中国人的居住
运河岸上的院子 民族的、世界的新中建筑

    而今,北京的城市化进程使旧有的奢华建筑文化逐渐成为城市的历史和记忆,建筑的“门”文化也随着高楼林立,世界大同的建筑入侵而不再被提及。但在北京,总有一个独特的中式别墅项目,始终用自己独特的形体语言诠释着对中国文化和民族精神的理解,并不懈将中国建筑的文化精髓进行现代演绎,为传统建筑注入新的气息,唤起各界对民族文化时代传承,这个项目就是运河岸上的院子,人们也亲切的称其为院子。
    大屋顶、灰色阶、条形窗、凹庭院,五年前,这些体现中国情感和建筑精髓的关键元素,被张永和以现代简约手法呈现在运河岸上的院子中国院落别墅中,将中国建筑文脉完美传承并且发扬广大。五年后,当中国文化成为世界时尚风向标,院子改头换面,以更加纯粹的表现手法,阐述中国建筑艺术的博大精深。静街深巷,古树高墙,传统院落建筑文化复兴在院子的升级设计中,将“院”的围合概念加以纯粹表现,在“天人合一”居住观的基础上,呈现出建筑的阶层感和仪式感,迎合现代品味财富阶层的审美需求。特别是对于“门”的表现,院子下足了功夫。

院宅还请配朱门
地位、品味、艺文、工法,中国精神一门集成

    门之于中国传统建筑,是一个组合的整体,从门头、门脸到门饰,任何元素的尺度、纹样及用材,都首先依照主人在朝的官品等级而进行秩序性地组合,其次才会根据主人喜好在造型和工艺上加以雕琢。运河岸上的院子的院门体系,将传统院门文化中象征最高阶层的元素纳入其中,每个细节都能够在中国皇家建筑文化中追根溯源,耐人寻味。

静街深巷 古树高墙
曲径通幽、步移景异,中国园林的深邃意境
    院子的院门体系,首先是从街巷的规划和院墙尺度开始延伸的。根据中国园林曲径通幽、步移景异的造园手法,将曲折的街巷静静延伸,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不会把整条街巷一眼看穿,街巷两侧种植富有层次的花草灌木、竹子,在灰色院墙的映衬下显得宁静而富有生机,每个院门旁,都种有上百年的银杏等名贵树木,粗壮茂盛,极富历史感和大家风范。
    中国是一个偏爱墙的民族。墙,是一种环境,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美学。当防御的功能不再凸显,寻找墙的美学意义与心灵触角,便成为现代富贵阶层的精神追求。院子根据建筑高度,院子把院墙高度由原先的1.4米升高至4米,4-6米宽的街巷尺度将高墙的等级感和气势烘托出来,令人敬仰而无压抑感。院墙也并非完全的灰砖砌成,而是偶尔将木格栅镶嵌在其中,打破传统院墙的封闭感,木格栅45°的倾斜角度保证了院内生活的私密性,院内栽植的花木偶然将枝叶探出木格栅,为街巷增添了意外的情趣。在传统院落文化中,院墙的高度也代表着主人的地位,高大森严的院墙也仅出现在皇宫王府等官宦宅邸,同时,高大的院墙也为宏伟的门头体系作出铺垫,得以发挥。

灯笼平枋
内敛紫铜雕花 李宝章首席设计
    灯笼在中国建筑文化中是不可缺少的细节要素,不论皇家宫廷、寺院庙宇、门前客厅,灯笼都是富贵、圆满、吉祥等美好寓意的代言人。而宅邸大门前的灯笼,更是作为门牌而宣告一个家族的权势及兴旺。院子门头两侧的灯笼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宝章先生执笔设计,硬朗的方正形状,秩序的条框错落,简约的花草纹样,再以充满时间光泽的紫铜为质地铸造而成,时尚而又充满文化韵味。
    平坊也就是门的横梁,也将中国古代建筑木构架梁皇家彩画的做法,变形为铜制雕花图案梁的意向,整体铸铜的做法使整个门脸显得浑厚有力,彰显大宅的尊贵气质。

影壁 浮雕 抱鼓石
河北曲阳皇家建筑传人手工雕刻 高尚纹样灵动如生

    在中国院落文化中,影壁作为院落入口的序曲,宣告着另一个空间将由此进入,在进入者的心境上也起到起承转合的作用,具有充足的仪式感。但在今天,影壁显然是不适于现代生活的,院子的做法是将中国建筑的“意”寓于“形”,将影壁提示和宣告的意涵和表现融入到车库门、院门对景的节点中,强调了院落应有的秩序感,又将现代空间与院落意境完美融合。
    院门两侧大面积的艺术浮雕是整个院门体系中最为抢眼的装饰。以皇家建筑中常见使用的上等汉白玉为材,特别聘请河北曲阳石雕工匠,以艺术藏品为标准,精雕细刻。河北曲阳是中国石刻的故乡,自秦始皇时期起,曲阳就成为中国皇家建筑属地,专为宫廷建筑雕刻石材作品。院子石材如浮雕、抱鼓石等的雕刻,也都出自当年皇家建筑雕刻世家的传人手笔,技艺超凡,栩栩如生。
    在纹样的选择上,院子选择了龙、虎等象征最高权力的皇家图样,以及兰花、莲花、祥云等象征吉祥、圣洁的自然古典纹样。而抱鼓石则完全取自恭王府的形式纹样,精仿而成。浮雕和抱鼓石纹饰清晰,线条流畅,笔触和力度充分表现了中国建筑中的书画艺术之美。汉白玉经过特殊的仿旧工艺,变得圆润柔滑,仿佛经历数百年的风雨和触摸,极富时间感。

火山岩 柚木门
稀有材质 铺装岁月质感

    院子门脸规整铺装的深灰色砌砖,是来自大海千米深处,经过上亿年沉积的火山岩。由于年代久远并且开采难度极高,作为稀有石材的火山岩大多运用在建筑点缀性的装饰细节中,像院子这样大面积的使用,在建筑界还属罕见。另外,火山岩由于形成年代、沉积深度、冷凝水温的不同,其品质也有所不同,院子使用的火山岩,取自500-1000米的深海,气泡分布细腻均匀,石材坚固,是火山岩的上品,经过工艺加工处理后,规避了原有火山岩易于反碱、反白的缺陷,历久弥新。
    院门体系的主角,当然还是对开的院落大门。院子院门的设计高大厚重,以珍贵稀有的柚木实木通体打造。柚木是非常稀缺的热带树种,树高可达50米,胸径2.5米,木材油性光亮、材色均一、纹理通直、耐腐耐磨、干缩系数极小,是木材最不易变形的品种,是世界公认的名贵树种。在欧洲,柚木通常用于豪华游艇的甲板铺装。在中国,也仅少量用于室内家具、地板、工艺品装饰,院子通体柚木实门的运用,还是前所未有,可见手笔恢宏。
在细节上,木门上下由超过2mm厚的紫铜皮包边,门钉、祥云等传统门饰元素规整地镶嵌其中,门环结合现代使用习惯,演变为方正硬朗的把手,与整个院门体系呼应一致。
    院子的院门体系,无处不在地充斥着中国博大精深的建筑文化。层层递进的序列感,每一步都使人在心理和潜意识中沉淀喧嚣,心怀敬仰。
     
两扇门 一座院
运河岸上的院子 开启中国财富阶层的居住理想

    自古以来“庭院”就与中国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从皇宫王府到百姓的四合院,能够容纳天地宇宙和世代繁衍的院落,承载着中国人最高的居住理想。除了院落,也许再也没有一种建筑们能为古老而迷人的北京代言。然而随着北京迈向国际化大都市的进程日益加剧,那些传承着和谐雅致的中国文化价值精髓的院落建筑,如今只可以用“古董级”来标价;而鉴赏这些院子,也只可以用“把玩”两个字形容。
    运河岸上的院子,位于长安街东起点,坐落京杭大运河河畔,京哈高速与长安街一线相通,便捷的交通关系更好地诠释了院子“闹中取静、出入自如”的精神意涵。携手建筑大师张永和,以5年时间的潜心力作,为世人呈现出京城独一无二的大院式别墅,成为珍藏“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的高贵载体。55席珍稀体量,不论从建筑本身、区位地段、自然生态景观,以及国家对低密度住宅开发的政策来看,都成为北京的绝版资源,具有绝对的投资收藏价值,五年前院子是新中式文化的倡导者,而五年后,院子仍代表中国,成为中国建筑领袖,瞩目于世。


分享
关注我们: 微信 微博 分享
版权所有 金沙娱城手机版58588欢迎您! Copyright © 2020 www.harpl.com All Right Reserved.
闽ICP备05005533号-2 网站支持:海西天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